當前位置: 首頁 > 政務公開 > 政務動態 > 社會新聞

高考了,“扔下”女兒一走三四年的扶貧干部,會被女兒諒解嗎?他倆都“考”得好嗎?

來源:新華社 日期:2020-07-09 14:34 字號:【
視力保護色:
瀏覽量:

走下高考考場,18歲的向欣儀奔向父親。

3年前,她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面對這場大考,對父親,有責怪,有抱怨。

三年來,她走進父親的考場,走向自己的考場,對父親,有了理解,多了敬佩。

向彩旺(左)在平江縣家中將做好的宵夜端給女兒(7月3日攝)。圖片均為新華每日電訊記者 陳澤國 攝

沖突

2017年3月,湖南岳陽平江縣農業農村局科教股的向彩旺接到通知,組織派他到縣里的大洲鄉上洲村駐村扶貧。

向彩旺內心有些猶豫,女兒向欣儀還有3個月就要中考,正是備考沖刺階段。從女兒出生以來,父女倆分別時長從未超過半個月,況且現在又是升學的關鍵時刻。

沿著馬路一邊走一邊抽煙,猶豫了兩個晚上,這位有20年黨齡的轉業軍人沒跟組織提任何想法,一頭扎進了村里。

向彩旺在平江縣家中廚房煎蛋,準備給兒女做宵夜(7月3日攝)。

一去就特別忙,挨家挨戶走訪,幫村民尋找致富產業,開展貧困戶“四類人員”集中清理……村莊面積近20平方千米,相當于一個小鄉的面積,834戶村民住得分散,有的住在山上,來回都要半天。盡管開車回家只要一個小時,但工作太忙,有時候半個月難得回一次家。

女兒下晚自習,爸爸在鄉下,媽媽上晚班,老舊小區靜且黑,小姑娘一個人回家,心里害怕,給爸爸打電話,沒聊幾句,村里人又找過來了。

向欣儀在平江縣家中彈琴解壓(7月3日攝)。

女兒中考沒考好,只差1.75分,跟平江縣最好的高中失之交臂。她生平第一次責怪父親,“如果你在家,多陪陪我,多管管我,我應該可以多考兩分的!

向彩旺也有自責,但忙碌讓他無法顧及太多,只能安慰女兒,“到平江二中也好,當尖子生嘛!”

不過,“當尖子生”的美好期望很快就被打破。

向欣儀在平江縣家中復習功課(7月3日攝)。

高一上學期,女兒成績直線下降:入學時在年級排60多名,開學摸底測試掉到300多名,期中考試掉到500多名,期末考試掉到了900多名。

帶著一身疲憊,向彩旺趕回家,第一次對女兒發脾氣,甚至拿起晾衣桿在女兒腿上打了兩下。

“她不吭聲,拉著個臉,也不哭!毕虿释粗畠,意識到自己的錯誤,父親的倔強讓他放不下面子,用生氣掩飾愧疚。走出女兒的房間,回頭看了一眼,女兒開始哭泣,大顆大顆的淚珠滑過臉龐。那一刻,向彩旺的心痛得揪成了一團。

夜色深深,萬籟俱靜,向彩旺的腦子嗡嗡響了整晚,第二天一早帶著紅腫的眼睛又下鄉去了。

在平江縣大洲鄉上洲村,向彩旺(左)貧困戶家中了解情況(7月3日攝)。

和解

2018年,我國進入到有史以來貧困縣摘帽最多的一年,最終有283個貧困縣在這一年完成脫貧摘帽。作為其中之一,平江縣迎來當地脫貧攻堅壓力最大的一年。

向彩旺和他的同事們在村里持續著“難以想象的忙碌”。上洲村834戶3495人,建檔立卡貧困戶280戶956人,山多地少,人均只有兩分水田,山上土層薄,靠山吃山都做不到。要往縣城搬遷安置45戶,在村內搬遷安置67戶,要為27戶“五保戶”建房,還要種植50畝獼猴桃。

白天忙得昏天暗地,到夜深人靜,女兒的事情浮上心頭,他難以釋懷。周末回家,女兒跟他似乎有點距離,但是當他累得在客廳沙發、床上和衣而臥時,睡眠淺的他能感覺到女兒輕手輕腳過來,給他蓋上被子,輕輕摸一下父親的臉。

在平江縣大洲鄉上洲村,向彩旺(左)在貧困戶家中了解情況(7月3日攝)。

當女兒轉過身,這位中年漢子的眼角泛出淚花。工作家庭難以兼顧,他跟局領導也委婉提過,領導表示理解,但扶貧時間緊、任務重,陣前換將是大忌。

對女兒的愧疚難以化解,他希望女兒能理解自己。

他帶女兒到村里,沿著一條條山溝,看自己和同事正在做的事情:貧困戶的舊房和新房,貧瘠的農田和掛果的獼猴桃園,陡峭坑洼的山路和平坦整潔的村道……

向彩旺內心忐忑,不知道女兒能否理解這些。

在平江縣大洲鄉上洲村,向彩旺和向村民了解獼猴桃種植情況(7月3日攝)。

來到對口幫扶的貧困戶張勸根家里,對方也是父女倆,小姑娘正上小學四年級,瘦瘦小小。走進家門,向彩旺看到桌上兩個菜,一碗炒蝦米,一碗青菜。他跟老張打趣,“今天有大餐啊!崩蠌堖B忙拉凳子,招呼客人坐,“是我女兒過生日咧,加了個餐!

在平江縣第二中學,向欣儀(中)在教室復習功課(7月3日攝)。

走出老張家,女兒靠過來,抱著爸爸的胳膊,欲言又止,“爸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他們過生日,這么寒酸啊!

“是啊,貧困戶嘛,所以爸爸要幫他們!

“爸爸你真了不起!”

回來當晚,向彩旺聽到隔壁房間的女兒輾轉反側。

接下來,女兒的成績開始反彈,從900多名到300多名,再回到前100名。

在平江縣第二中學門口,向彩旺(前右)等候女兒放學(7月3日攝)。

激勵

女兒恢復了跟父親的親密。向彩旺周末回家,女兒做完作業,抱著水果盤,靠在他身上,把切好的水果不斷往爸爸嘴里塞。久而久之,以前受不了榴蓮氣味的向彩旺,成了榴蓮愛好者。

愧疚依然在。女兒步入高三,要上晚自習。南方雨水多,妻子不會開車,晚上又不好打車,只能走路去接。每逢大雨,除了書包和頭發,母女倆經常淋得渾身濕透。女兒有次被淋濕后,生病發燒,打了兩天針。獼猴桃產業園有事走不開,他周末才回到家,看著瘦了一圈的女兒說,“對不起,都怪爸爸!迸畠和熘觳,靠在他身上,“爸,你放心,我還好!

在平江縣大洲鄉上洲村,向彩旺騎著摩托車準備前往貧困戶家中走訪(7月3日攝)。

向彩旺后來又帶女兒去過張勸根家里。路上,反倒是女兒提醒他,“爸爸,我給那個小妹妹買點東西吧!蹦且豢,他意識到女兒不僅理解了他的工作,還把扶貧濟困融入自己隨青春一起成長的價值觀中。

其實,向彩旺還不知道的是,政治課上,老師講到了精準扶貧。下課后,女兒跟前后座“宣布”:我爸爸就住在村里,做精準扶貧。

在迎戰高考的考場,在扶貧的考場,父女倆走過了那一段沖突,走向了相互理解、相互鼓勵,最終相互激發,啃下一塊塊“硬骨頭”。

在平江縣大洲鄉上洲村村民服務中心,向彩旺手繪補充結對幫扶路線圖(7月3日攝)。

女兒的成績回到年級前100名后,保持了相對穩定,但要想再往前,就必須在短板科目——英語上突破。今年復課后,孩子5:35起床,比上學期提早50分鐘,把這個時間用來背英語。聽妻子說,孩子每天早上眼睛還沒完全睜開,就背著書包往門外走,向彩旺非常心疼。

向彩旺自己也在村里啃下一塊塊“硬骨頭”。2019年年初,上洲村宣布脫貧出列。易地搬遷任務全部完成,原來不愿意搬的村民,現在打來電話感謝扶貧隊。住進新房的孤寡老人,看到扶貧隊員們,臉上都笑開了花。

今年,由于遭遇新冠肺炎疫情,村民外出就業一度受到影響,向彩旺與同事努力對接協調后,問題陸續得到解決,村里暫未脫貧的7戶22人也有信心在年底全部脫貧。

在平江縣第二中學門口,向彩旺(右二)和妻子郭志瑜(右一)接女兒向欣儀(右三)放學(7月3日攝)。

女兒的努力也取得了成果,雖然還有些不穩定,但發揮最好時,英語成績比上學期能多十幾分。

這兩天高考,向彩旺三年來第一次請了兩天年假,陪女兒參加考試。坐在考場外,他思緒飄飛,“女兒高中畢業,以后要離開我們,離開家鄉,想想有些難過!

女兒并沒想要離開他們,父親是她的榜樣,“我以后想當一名老師,老師可以幫助很多人!

幸运快三大小单双技巧